【免费小说】上补习班遇见的美女喜欢我舔他的美足 不速之客(三)

【妈耶,这集小姨子也出现了,两个女人在分配他的身体。。。】

吻着她的靴子,有种真实的不真实感。

一直以来这双公主靴在我心中都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及存在。

现在居然爱抚起我的双唇来。

真实的吻上去时,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

象征着暴力与征服的冰冷梆硬,闪着金属和皮革光泽的靴掌,彷佛一大团乌云要将我的存在一口吞掉,粗壮的后跟高耸着某种神秘感,冷峻感,像压孙悟空的五行山那样有执意将你踩在下面500年不得翻身的决然。

就是这样一个无情的冷兵器似的存在,此刻却在我的双掌中,双唇下,像一只熟睡的小动物,安逸的享受着我唇下的爱抚。

多么不可思议啊?!我在想,这一场景,如果被什么艺术大师看到,也许会因之迸发灵感而做出什么能在人类历史上不朽的创作也未可知。

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用文字来描绘亲吻这双尤物的经历。

后来回想,当时当下,我的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悬浮的状态,我努力回忆当时的身体感受,我的心脏在跳动吗?血液在流动吗?我的这个人存在着么?我没法确认,身上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感受这只公主靴上。

我现在唯一能想象把在那一刻的那个空间里所发生的事情描述出来的办法,是把它压缩成一个中镜加四个近距离特写的五镜蒙太奇组。

这组镜头的光环境是背光加侧光,这样,所摄物体的正面是罩在浓重的影子里的,再加上拍的是黑白默片,没有色彩,声音。

映入眼帘的,只有高光,灰阶,和神秘的黑:(1中镜,慢镜)我的双眸,浮动在靴面的轮廓后,彷佛一条船在海平面上上下起伏/(2特写,超慢镜)柔软,有着褶皱纹理的双唇,吻在冷硬,有着凸凹纹理的靴底上,然后在唇与靴底分离的一瞬间,双唇被张力扯长然后果冻般的晃动,靴底留下了一个深色的唇印/(3特写,超慢镜)梨的双眼,镜头从她睫毛的正上方开始以45度角向下摇动,仔细观察,她闪着异光的双眸里瞳孔部分的黑洞直径在慢慢变大/(4特写,慢镜)高高的靴子后跟,在和手掌接触的部位压出一个小槽,于掌中形成一条精致的弧线/(5特写,慢镜)我的脸颊,在贴在靴子的侧面缓缓地滑动时,鼻孔不经意的张了一下/在这个时空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缓慢,细腻,无与伦比。

对,无与伦比。

我用无以伦比的双唇,忘情地亲吻她无以伦比的靴子……「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乓啷」一声刺耳的开门声打破了静谧。

我勐然回过神来,往防盗门的方向望去。

那扇门并没有开开的是另一扇门——屋子正中间,那间办公室的门。

开门声后,随之而来的是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脚步声。

一位身材苗条高挑的女郎,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就觉着刚才你赖着我非要待在库房里等不对劲儿,所以趁你上楼时藏在这里想看看究竟,原来果然有猫腻儿……」女郎的声音响亮,腔调里有种娇滴滴的味道。

仔细打量这位不速之客。

她比梨高出半头,披肩长发黑黝黝的把阳光聚拢成几条亮线,面容清秀,眼睛有点狐狸般的狡黠感,露在长发外的一侧耳朵带着比例奇大的银色椭圆形耳环,白t恤上套着褪了色的牛仔夹克,t恤正中印着一张伸出硕大舌头的嘴唇,衬着某种水花四溅飞开的背景图桉,腰系一根宽宽的黑皮带,同样是比例大得出奇的银色椭圆型皮带扣,腿上是略略泛蓝的紧身白牛仔裤,最后,是刚到膝盖高度的黑色皮靴,通体黑色,没有任何装饰,两条弧线很隐蔽的从足蜗处一路上扬到靴口,靴跟是女歌星上台表演常穿的那种,不是很细也不是很粗的样式,很高,我说不清那是几寸跟儿,反正很高,高到我又重新感到了心脏的跳动。

「姐,你真坏,吓了我一跳」梨噘起小嘴嘟囔道,并收回了她的左足。

「姐?」我看了看梨。

「哦,她是我小姨,琳,只比我大5岁,我平时都叫她姐」梨说,一脸不高兴,显然对这个不速之客的搅局行为感到不满。

「你们00后现在都玩起这个啦?这是什么游戏啊?角色扮演过家家?」琳似乎压根忽视我的存在,对着梨说。

「姐,没见过吧?!这叫足崇拜,他心甘情愿的,我没给他下药」梨赌气似的说,「今天正巧也被你撞见了,让你开开眼,见识一下最新时尚的娱乐形式。

」「切,你少来」琳一脸的不屑「我没玩过,还没听说过吗?我初中没毕业就进社会混了,什么事儿不知道?跟我装老道?——你,」她终于确认了我的存在,「身子转过来让我看看。

」我依言照做。

「你阁哪儿划拉来的小帅哥?」琳走过来看看我问道。

「补习班里坐我前面的,刚刚上课时我一直踩着他的手,踩到下课就被我给收了」梨答。

「诶,小帅哥,你叫什么?」琳的语调特别娇气,这么盯着我说话,感觉自己骨头酥麻麻的。

「我叫xx」我很想多说两句,但是大脑又停止了运转。

「看你这老实像,胆量还是有的么」琳继续盯着我说「你恋足?」我点点头「之前被人玩过吗?」我摇摇头「哈哈哈,这么说是第一次喽?你是处男?」「姐!」梨插嘴道,「人家都是在校的学生,瞧你问的竟是什么问题?!」我再次点点头表示承认。

琳把我盯的直发毛,心里升起种不祥的预感。

「梨子,你平时老开我玩笑,说我是上代人,落伍了,今天搞到这么个有意思的帅哥儿,姐好好教你怎么和他玩。

」琳说着抬起腿,展示性的把右脚斜踩在我大腿之间离小弟弟不到两厘米的位置,我的心脏差点从嗓子眼儿蹦出来。

「我的靴子喜欢么?」琳勾魂的眼神还是盯着我不放。

我下意识的想用双手握住她踩上来的脚,但不知为何手抬起来后却没能放上去,听她这么问,只好再点点头。

「梨身上的行头都是我陪着买的,尤其是在穿鞋的品味上,是我亲手调养出来的,你这么喜欢梨的鞋,也一定喜欢我的。

」琳说着,重心前移,膝盖彷佛要顶在我脸上一般,踩在腿上的压力骤增,尤其是靴跟部位。

「呸呸呸」梨的声音从左边传来「他是我的,你少来抢别人的战利品,要玩,你自己去找,你不是社会人儿吗?你不什么事儿都知道吗?」「玩玩怕什么,又不是吃唐僧肉,我多吃一口你就少吃一口的。

再说,这么老实的处男,哪儿那么好找?」说罢琳用右手食指托起我的下巴「小帅哥不介意也给我舔舔鞋吧?我的靴子好像有点脏了。

」就在我正想做出不置可否的表情时,眼前的视线被梨的鞋面挡住了,然后那只脚的脚尖贴在了我的右脸上往左一代,我的脸便顺势转向左边,紧接着梨抬起另一只脚踩在我脸上,配合勾住我后颈的左足把我的脸牢牢锁住,我的鼻子,正好卡在公主靴靴跟和靴掌间的空隙里,双唇被牢牢地踩在粗大的厚跟儿下。

「他还没有舔完我的靴子,你也想让他舔的话,排队。

」梨气鼓鼓地说。

「你瞧你,」琳说着,撤下了踩在我腿上的右足「对待帅哥要温柔些,你这么直登登的踩他脸,会把脚印儿印上去的,你还想给他脸上盖奴隶章咋地?」听琳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感到一惊。

「是又怎样,关你什么事?」梨嘴上不服输,但慢慢放开了锁住我脸的双足,不过并没有离开,左腿膝盖侧顶着我的胸口脚踩在刚刚琳踩的位置,右腿小腿架在我左肩上,勾着脚踝,脚尖仍顶在我右脸的侧下方,不过这个姿势好像因不舒服而不太稳,我抬起双手捧住,给她右脚一个支撑点。

「瞧瞧,」琳说,「这小帅哥多体贴,你领回家当宠物养得了。

」「领不领回家也跟你没关系」梨的敌意好像还没消除。

「我看这样办吧」琳说,「你的脚就两只,还能把他全身上下每寸皮肤都霸占上?你说你想踩他哪里,我踩其他的部位,行不?」喂喂喂,我听后在心里大喊,我最开始在纸条上写的只是‘想亲吻梨的靴子’啊,这会儿怎么升级成‘被两个人同时踩在脚底下了?‘我很想这样说,但忽地被心里升起的一股异样感堵住了嘴,从表面上看,就成了默许。

「好吧」梨把双肩往下一沉,泄了气一般「你可以和我一起踩他,不过踩的部位我要先挑。

」「跟我在一起时,什么时候不都是你先挑的嘛?!」琳微笑着说。

就这样,在完全不征求我的意见的前提下,这姐俩儿,当着我的面儿,用她们的四只脚瓜分了我对这个肉体的所有权。

像当年那个被帝国主义列强在谈判桌上瓜分的中国。

只不过不同的是,我发觉自己似乎对此完全不介意。

不,不是不介意是在满心期待着。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lyemi,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meizushe.cn/2199/.html